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文化

大連作家劉長富長篇紀實文學《鐵血旅順》上榜

2021-07-09
00:28
大連日報
0

    6月24日,遼寧省作協在瀋陽召開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主題創作座談會。會議圍繞省作協重點推出的3部獻禮圖書——散文集《百年頌——百名作家百年禮讚》、長篇報告文學《靜靜的鴨綠江》、長篇紀實文學《鐵血旅順》展開交流研討。

    《鐵血旅順》是大連作家劉長富作品,今年5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是我省、我市作家以慶祝建黨百年為主題創作成果的傑出代表。也是在6月24日這天,本報開始對《鐵血旅順》一書獨家連載。

    本次座談會有何意義?專家如何評價《鐵血旅順》?作者劉長富又有怎樣的創作體會?借座談會契機,本報記者對省作協領導、評論家和劉長富本人進行了採訪。

    /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彭杭 /

    去年以來,遼寧省作協緊扣“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主題,立足精品意識,超前謀劃,周密部署,開展了一系列主題創作活動,組織省內外作家用精品力作來慶祝黨的百年華誕,取得了豐碩的創作成果。其中,散文集《百年頌——百名作家百年禮讚》、周建新的長篇報告文學《靜靜的鴨綠江》和劉長富的長篇紀實文學《鐵血旅順》以深刻的思想、真摯的情感、細膩的筆觸,成為作品中的突出代表。本次座談會主要圍繞這3部作品,組織省內知名作家、評論家進行交流研討。

    遼寧省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金方對記者説:“我們組織全省作家和文學愛好者開展以慶祝建黨百年為主題的文藝創作,這不僅是深入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的必然要求,同時也是提升全省作家和文學愛好者創作水平、推動遼寧文學事業再上新台階的有利契機。組織召開座談會,不僅是對上述3部作品進行一個文學上的研討,同時也是邀請作家和評論家們就如何用文學來記錄黨的百年曆史進行一次交流。”

    金方還表示,為時代書寫始終是遼寧作家優秀的傳統。多年來,一代又一代遼寧作家勇立時代潮頭,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書寫了眾多反映人民心聲、凝聚人民力量的優秀作品,為人民的奮鬥、民族的奮進留下熾熱而凝重的記錄。從老一輩“東北作家羣”,到現如今的“新東北作家羣”,每一個重要歷史時刻,遼寧作家都沒有缺席,不僅是在場者、參與者,更是滿懷激情的書寫者。

    座談會上,評論家對《鐵血旅順》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們表示,《鐵血旅順》以地方誌的形式、完備的史料、詳實的考證,生動再現了旅順的興衰變遷,文筆樸實凝重,內容豐富。作品有大歷史緯度和國際化眼光,為旅順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更豐富了遼東地域史、東北地域史,甚至中國歷史。

    金方認為,《鐵血旅順》是一部有温度、有力度、有高度的紀實文學作品。它以旅順為切入點,引出近代以來東北所經歷的風雲變幻的歷史,這也是中國近代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説,旅順是外國認識中國的一個重要窗口,它曾經歷的創傷撕開了中國近代史的一角。但作品對旅順的講述並不僅僅停留在單純記錄歷史的層面,在歷史之外,我們也看到了很多有温度的故事,那裏有揮灑的熱血,有不屈的抗爭,有振興的希望。

    《鐵血旅順》的上榜及獲得肯定,也是大連文學創作所取得的豐碩成果之一。當記者拋出“如何評價大連文學現狀”的問題時,遼寧省作協副主席、二級巡視員周建新説:“大連文學在遼寧文學中佔有重要的比例和地位,大連文學創作類別齊全,老、中、青、新作家都有領軍人物,年齡結構完整。大連文學具有獨特的海派風格,是開放的、外向的,既有與國際文化融合的氣質,也有與東北文化、齊魯文化融合的特點,既洋氣,又傳統。”

    【4pxhongkong】

    旅順,需要被仰視

    劉長富,1954年生,曾在北國邊防線珍寶島戰鬥生活過4年。出版有長篇小説《神聖的守望》《進退》,長篇隨筆《做官與修德》《權力的思辨》。《鐵血旅順》經過6年的創作,全書30多萬字。作者以歷史唯物主義的利器,精準剝繭、精心提絲旅順始末,以軍事要塞為主線,以中國和世界為背景,深刻展示和演繹了旅順的滄桑與輝煌。作品試圖破解旅順作為半部中國近代史的密碼,並告訴人們,旅順是個小地方,卻是個大課題,它所包含的大觀要義,需要幾代人的深度思考研究。

    立足於歷史的真實,以要塞文化為根脈,以鐵血精神為基因,劉長富對旅順的歷史進行了一次全面書寫,重新架構了文明的進程,基本釐清了旅順軍港前世今生的命運變奏,極具匠心和穿透力,同時也充分體現了當代歷史書寫者的某種文化擔當。

    記者:寫旅順的人和書已經很多,什麼原因讓您也把目光聚焦到旅順?

    劉長富:旅順聞名於中國和世界,而旅順的歷史和形象又有些模糊。長久以來,苦難和屈辱讓旅順人揹負着沉重的包袱而不能釋懷。而實際上,這個苦難和屈辱是國家民族苦難屈辱的一部分,不是旅順人自己製造的,而是一個王朝衰落之時內憂外患共同作用的結果。

    2013年春天,我看到周恩來在幾個場合批判前蘇聯作家寫的《旅順口》的資料,他希望中國作家能寫一部讓旅順和中國人民揚眉吐氣的書,當時就萌生了寫旅順的念頭。2013年秋天,我又看到了大連作家王旦軻寫的紀實文章《仰視旅順口》,旗幟鮮明地為旅順樹碑立傳。核心思想是,旅順不僅有苦難和屈辱,還有輝煌與抗爭,旅順需要仰視。這兩篇文章,使我下定決心寫一部有關旅順的長篇紀實文學,讓旅順成為國家和民族記憶的一個部分。簡單地説,我寫旅順,就是為了讓旅順不再蒙塵,並永遠璀璨下去。

    記者:您在寫作時遇到的最大難題是什麼?

    劉長富:寫旅順的最大難題是擺脱墨守成規的思維模式,突破慣性形成的認知,重塑旅順形象,讓旅順頂天立地起來。從2013年到2016年,我收集的有關旅順的地方誌、專著和其他資料,加在一起有2300多萬字,堆成了一座小山。我能確立的目標是,不要寫成求證式的、點滴不漏地堆砌資料,而是要深刻提煉和準確把握主導旅順歷史走向的內核。

    艱苦的過濾提純,讓我看到了以前沒有看到的東西,認識到了以前未曾重視的事物,領略到了以前沒有悟透的道理。中國乃至世界,沒有哪個地方像旅順這樣長久被戰爭所籠罩,苦難和屈辱成為其標籤。但是,也沒有哪個地方能擁有旅順這樣的意志與信仰,一代又一代旅順人所經歷的戰鬥歷程,在歷史的折射下發出了倔強的光芒。對於旅順來説,苦難和屈辱磨礪了她的意志;對於國家來説,苦難和屈辱喚醒了民族救亡圖存的羣體意識;對於世界來説,苦難和屈辱催生了人類解放事業的蓬勃發展。這才是旅順深刻厚重的內涵。

    記者:許多評論家都認為,《鐵血旅順》一書的亮點是具有大歷史緯度和國際化眼光,您可以解釋一下嗎?

    劉長富:旅順是個彈丸之地,但因為與中原、東亞乃至遠東的特殊的地理關係,成為中國極為重要的地標之一。因此,在寫作過程中,我堅持用大歷史維度和國際化眼光緊緊圍繞兩個思想脈絡展開。

    一是用軍事要塞這個頭銜來統領和駕馭繁雜的歷史故事。對於旅順來説,要塞是沃土、是根脈,覆蓋了旅順歷史的每一個階段、層面和角落,是軍事要塞賦予了旅順不一樣的責任和使命。

    二是把旅順發生的故事放在中國和世界的背景裏,背景是天地、是舞台,賦予了旅順不一樣的格局和情懷。歷史背景決定了旅順的高度,也決定了《鐵血旅順》這本書的價值。我寫作旅順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告訴人們旅順與遼東、東北、中國和世界的關係,揭示旅順受世界影響而又牽動世界的大觀要義,使旅順成為人們瞭解中國和世界的窗口。